李燕燕:世界是轮回的【系列随笔】(四)-中原发展研究院
 专家论点

李燕燕:世界是轮回的【系列随笔】(四)

信息来源: 暂无 作者: 暂无 发布日期: 2017-02-05

郑州大学教授、中原发展研究院特聘教授 李燕燕 系列读书笔记:

世界是轮回的(四)

经济运行是否平稳,取决于其内在结构中各种产品数量比例的平衡,而衡量数量的比例供求,是通过价格调节机制来影响供求结构,货币作为价格的载体,自然便输入到经济运行体系中来。货币的发行自然要根据实际经济增长状况和价格表现出来的货币供求形成的市场体系来决定,这样便出现一个问题,即货币供应量是由实际产出、利率、物价水平等经济变量决定的,还是由货币发行部门,比如中央银行控制决定的。

在我们通行所学的经典的教科书中,无论是宏观经济学IS-LM模型,还是货币银行学中的货币供应量,都将货币供给视为外生的,由央行决定。在货币银行学中,将“货币供给”放在中央银行内容中讲解,得出货币供给取决于三个因素,即:中央银行控制的高能货币H、商业银行的存款准备金比率D/R和公众的“存款——通货”比率D/C。中央银行可以通过改变高能货币的数量而影响货币供给。

如果货币的形态是实物货币,货币的供给自然是内生的;当货币的形态从实物货币走向信用货币,而信用货币又是国家信用作为担保的,自然是由国家权力而不是私人权利垄断了货币的发行权,自然也就给货币供给注入了外生性的因素。然而,随着金融创新活动异常活跃,新的金融工具层出不穷,国家发行的纸币仅仅是货币存量的一部分,以存款、股票、外汇、房产、票据、债券等泛资产化的财富形式广泛存在,这些资金没有、也很难被包括在货币供应量之内,使得货币供给以层次为定义的概念和统计变得日益困难,使得单纯意义上的货币供应量作为赖以判断形势并影响经济运行的指标已显然支撑不了货币政策的有效性,如果继续使用货币供应量作为判断、指导经济增长的准则,就会出现失误。至此,需要将金融市场的资产价格作为内生变量包含在货币政策之中。这也无疑给央行的货币政策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那么,在各种影响物价水平和经济增长率的因素中,需要找到与之紧密相关的变量。“泰勒规则”指出真实利率是唯一能够与物价和经济增长保持长期稳定相关关系的变量。实际(真实)利率是指名义利率减去公众预期的通货膨胀率之差。这里的通货膨胀率就不再仅仅是与市场物价上涨率有关, 而且也要与社会持有的金融资产的财富效应有关。中国经济目前的基本面是,2008年全球危机至今,还没有找到一个可以替代出口的新增长动力,2009年的“四万亿”,2014年暴涨的“股市”,2015年部分城市房地产,呈现出来的是短期内脉冲式影响和债务泡沫长期隐患。中央一再旗帜鲜明地强调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说白了就是要挤出落后产能,将资源配置到有效领域,寻求新动能。而资源配置最有效的办法就是价格机制。目前脱实向虚系统性风险日益加剧,货币需要回归中性,回归真实利率。124日央行给的甜辣粉“降准+加息”,一方面考虑节前节后的流动性稳定,一方面可能与近一段时期PPI上涨引发对通胀压力的担心以及年底年初信贷投放过快有关。但毕竟传递了窗口信号,宣告了过去三年的宽松流动性的转变。“中性化”的货币政策表现出来的“随行就市”,就是要密切跟踪经济增长状态,并且要具有前瞻性,根据对宏观经济形势的判断灵活且温和调整利率,在出现通货膨胀迹象之前就采取紧缩政策 , 或在出现衰退之前就放松银根,保持长期实际利率不变,对经济既不起刺激作用也不起抑制作用, 从而使经济以其自身的潜能在低通货膨胀条件下持久稳定地增长。当然,正如梅耶所说:“泰勒规则只是一些规范的指导原则 , ……规则的最大作用是为货币政策提供决策信息,而不是约束和决定货币政策。”也要考虑基于国民生产总值增长的货币增长率的需求,使“中性”的货币目标得以实现。

总之,整个经济运行的内在机制就是在以货币表现出来的价格比例结构和以产品表现出来的数量比例结构之间互动中推动经济结构和总量持续演化。

如同产业政策林张之争,属范式之争,那么货币政策呢,是否也可从范式角度探讨之。

李燕燕写于2017年1月24日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