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研究

张大卫:倾心塑造新时代的“青岛范儿”

信息来源: 作者: 发布日期: 2019-09-10

本文转载来自2019年9月8日,国经中心专家论点——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副理事长兼秘书长 张大卫:关于“中国—上海合作组织地方经贸合作示范区”建设的几点看法。

以下为原文内容

原文链接:https://mp.weixin.qq.com/s/RokIxWcY8Ng2CeotEO2T1w

——关于“中国—上海合作组织地方经贸合作示范区”建设的几点看法

(2019年8月13日  青岛)

虽然一路上遇到强台风并颇费周折,但来到青岛还是很开心。青岛是一座令人充满美好憧憬的城市。我一直在河南工作,年轻时认为中国最好的地方就是青岛,而八大关又是青岛最好的去处。感谢青岛市、胶州市和蓝迪国际智库的邀请。最近几年和青岛打交道,主要是涉及两个项目:一是崂山湾健康养老项目规划,还有一个就是做青岛长期护理险试点工作的第三方评估。青岛在应对社会老龄化方面做了大量的探索,很多作法可以在全国更多城市推广。

这几天就青岛如何建设上合组织地方经贸合作示范区来学习考察。昨天边听边看了一天,最大的收获是理解了中央建设上海合作组织地方经贸合作示范区的战略决心和重要意义。目前来看,青岛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为完成党中央交给的这项战略任务,投入了大量精力,工作取得了很大的成效,也得到了中央的高度评价和肯定。中央深改委会议以后,示范区建设真正成为了国家战略,当前青岛全市上下都在热议、思考和行动,对此我深受鼓舞,深受启发。若要提一些咨询意见,我昨天在胶州座谈时也讲到了,我们现在还有一些工作需要加强,一些短板要抓紧补上。对标中央的厚望和高标准要求,我将存在的不足归纳为“四个不够”,即在战略、规划、功能、机制这四个方面还有待进一步加强和提升。

关于战略不够问题。现在中央已经确定了示范区的战略意义和战略定位,下一步要通过修订战略发展规划,抓紧把战略目标明确下来。战略目标是我们要为之奋斗的价值目标,也就是说我们的期望值是什么,我们的战略任务是什么?这里既要有定性的概念,也要有一些量化的概念。同时,还要明确战略路径、战略举措等等,使战略体系更为完满。

关于规划不够问题。现在,在胶州及附近的区域内集中了大量叠加的空间规划,经济技术开发区、临空经济区、多式联运示范区、上合示范区、跨境电商示范区、前湾港区等,下面还要申请自贸区、保税区落地。这些区域怎么高效统一起来,避免造成战略性、政策性资源的过剩和耗散,都需要用规划去“统”起来。如果把上合示范区作为一个最高级别的战略,或者将自贸区作为一个最高级别的战略,再或是把它们共同作为一个最高级别的战略,那么就要将各个空间按战略的逻辑关系理顺,使它们像俄罗斯套娃一样套合起来。我觉得我们上合示范区在这一区域内应是最高层级的战略,因为它是总书记亲自宣布的,而且是亲自主持开会确定的,其深刻的内涵和开阔的格局,决定了它是真正意义上的国家战略。这就要将胶州湾及周边地区的规划做一些调整。我们编规划的时候就要把做什么事想明白,让那些临空的、临港的、保税区等功能性的规划都来支撑上合示范区这一最高层级的战略,把发展规划、空间规划和功能性、工程性规划统筹起来、整合起来。

关于功能不够问题。要把这一国家战略实施好,就要使规划区域内有强大的功能。比如铁路一类口岸,有了这个功能,我们在做中转、分拨、集疏、加工时,就不用来回转关,徒增成本。另外还有各种保税仓、专业性和技术性的口岸。更重要的是,功能上一定要体现这么几个概念,一个是高效连通,功能之间、各区域空间是高效连通的,包括综合交通系统、基础设施系统、数字信息系统等。第二是跨界融合,不同的功能链接起来,不仅是物理的,也要形成化学的反应,形成新的生态、新的服务、新的业态,这样一来效率就会大大提升,成本大大降低。

关于机制不够问题。这里主要是指管理架构。目前看,靠胶州市经开区的平台去落实并组织实施示范区的工作任务,显然是薄弱的。既然是党中央亲自研究确定的国家战略,就要举全市之力,在省级层面的鼎力支持下,提高指挥协调、组织实施的管理层级。也可考虑在自贸区或综保区获批后,提升现有组织架构,与其实现套合。

另外,示范区作为“一带一路”的重要平台,是国家“一带一路”倡议的重要组成部分。“一带”走出国门就是地处中亚的上海合作组织几个国家。千里之行始于足下,这一脚迈开了,其他的就好办了。怎么让“一带一路”倡议中的一些重大理念深入人心,关键在于做到“亲诚惠容”。“一带一路”倡议是中国奉献给世界的一个公共品。上合示范区也要首先搭建起能够利益分享的、能够提供公共品的平台,在引导分享发展成果、分享发展经验、分享发展机遇和分享其他有价值的东西的同时,吸引要素更多地向青岛集聚。我们可以向上海组织成员国的地方交流活动提供便利,提供包括教育培训、文化交流等一些力所能及的公共服务和商务服务。现在上合组织有一个元首理事会,还有首脑理事会,我们在这里可不可以有一个地方领导人交流的协调平台或是在上合组织秘书处指导下的地方合作机制,这是应该考虑的。

承担上合组织地方经贸合作示范区的战略任务,青岛的优势非常突出。我是河南人,从我们内陆地区的角度看,青岛具有令人羡慕的区位优势、综合交通优势、产业优势、开放优势、人文优势和生态环境、营商环境的优势。选择在青岛这个地方来建设示范区,我觉得有基础、有条件。但建设上合示范区的路怎么走?我想了六个字,即“非传统”、“新平台”。

所谓“非传统”,就是要改变过去我们的一些常规性做法。如果坚持按传统的、典型的作法建设示范区,很容易走到城市新区、产业集聚区、产城融合、产业集群的套路中去。老套路就要靠传统产业来发展,靠招商引资来发展。现在来看,我们能从上合组织的相关国家招什么商呢?他们的产业结构和产业层次与我们不一样,在上合组织这个范围内,中国的产业层次大部分比他们高,我们新业态、新产业的发展也处于领跑的状态,除了能源和农产品、部分军工产品外,指望通过招商引资来吸引上合组织的要素资源往这里集聚,用传统的方式好像不能达到我们产业升级和高质量发展的要求。怎么办呢?用新平台的概念就能体现出来了。

所谓新平台就是要考虑新科技革命带来产业变革的因素,考虑全球化遇到的新挑战和国际经贸关系格局变化的因素。在这个宏观背景下,上合示范区要营造的是一个新空间,这个空间要体现新发展理念,要集聚新要素,要构建新的产业组织,要形成一些新的模式,特别是商业模式。要满足产业的新供给和居民的新消费,要在打造新供应链上下功夫,成为撬动“一带一路”倡议的支点,在带动中国经济在自身升级的时候,在当前有人试图围堵我们的情况下能够实现突围,能够打破封锁,开拓新局面。传统产业多是看得见摸得着的,新业态有些是看不见摸不着的。刚才黄奇帆市长谈了很多“一剑封喉”的招,很多看不见摸不着,但它是存在的,是引领未来的。从这个角度来考虑,我们建设示范区既要重视那些看得见摸得着的,更要重视那些看不见摸不着、但实实在在管用的东西。

我觉得在下一步的工作当中,上合组织地方经贸合作示范区关键是要抓“三个创新”。第一是供应链创新,第二是技术创新,第三是体制创新。今天,因时间原因,我重点讲一下对供应链创新的建议。

现在美国跟很多国家都在闹贸易摩擦,这对由市场长期选择形成的全球供应链体系造成了很大冲击,一些跨国公司,如沃尔玛、高通、苹果,还有我们的华为,它的全球采购系统都面临动荡和调整。这个变化是很深刻的。

受逆全球化潮流的冲击和国际经贸格局变动的影响,当前的全球供应链有三大变化趋势。一是由全球化的国际经贸合作向更加重视区域化和多双边合作的方向演变。因为大的经济环境和国际经贸秩序的变化,WTO协调机制出现不小的困难,在很多事情难以形成全球统一共识的情况下,大家就先进行区域和多双边合作,如RCEP、CPTPP、北美自贸协定、中日韩自由贸易协定等等,都是属于这种。这无形当中推动了供应链的调整。二是企业的成长活动更加靠近消费市场,长期形成的由供给行为支配的供应链,正在被全球消费行为的变革所改变。由于信息技术的发展,市场和消费者对供货时间更加挑剔,在供应链的成本因素中间,速度可能会成为更重要的方面。在人们更加重视速度型经济的情况下,围绕速度形成的供应链正在成为决定性因素。三是技术进步成为主要的推动力量,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区块链,还有自动化的交易支付结算,这种电子化、信息化手段的进步,都使市场希望能够塑造出更加安全可靠的供应链,更加灵活便利的供应链和技术更加先进的供应链。这也就是说,供应链要更短、更智能、更快速、更透明。

这些趋势,对上合示范区建设有利,对青岛有利。青岛具备供应链创新的天然优势,作为开放的前沿城市,我觉得青岛的供应链创新步伐可以更快一点,改革的力度更大一点。青岛要做什么呢,它应该是全球供应链的重要节点城市。中央这么重视我们上合示范区的建设工作,我认为应该通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把青岛建设成为上合组织国家经贸合作的中心节点城市,换句话说就是,成为上合国家一些产业发展的供应链中心节点。

现在,中央给示范区的第一个战略定位就是国际物流中心,要做上合组织国家产业供应链的中心节点城市,在推动供应链创新时,可把握以下四点。一是在市场指向上,要非常重视俄罗斯、印度、巴基斯坦三个规模大、成长性强的市场。二是我们在选择学习对象上,可以学习韩国仁川和松岛新城的经验。仁川就是在思考处在日本和中国两大经济体之间自己能做什么,最后下决心做“中转”,即利用仁川港和仁川机场成为东北亚转运中心和综合交通枢纽,进而参与全球资源配置,然后再建一个智慧城市——松岛新城。这对青岛是一个很好的借鉴。因为我们一边是广袤的大陆腹地,一边是韩国日本,上下是中国的环渤海、京津冀和长三角、珠三角。青岛处于东北亚的核心位置。我们可以推动在青岛形成一个全球性的资源配置中心,使东北亚、上合国家的各种要素特别是物流资源在这里进行中转、分拨、集疏、配置,乃至加工增值、整合增值,那我们这个示范区就搞火了。三是在产业上要推动物流集成商、灵活的制造商和零售商、社交媒体商业创新者、供应链平台商等向这里聚集。我们搭这个平台,正是让他们这些市场主体来唱戏。现在有很多社交新媒体,通过信息引导物流,他也需要在一个地方进行交互。还有就是供应链的平台商,他们在互联网平台上配置资源,效率更高。有没有强大的供应链平台,是非常重要的。四是在产业形态上,除第一、第二方等传统的、不需要进示范区内的物流业态外,我们应该将其他各种先进的物流业态统统吸引进来,形成先进的物流业生态体系,为全球提供最好的物流服务,无论是供应链管理、供应链的电子信息系统,还是供应链金融等等,都能在青岛发展起来,能为全球供应链网络提供有价值的服务。

在供应链改革创新的时候,青岛有很多抓手。比如我们现在的中欧班列,就是一个很重要的载体。推动实现带动中西部、连接东北亚的海铁联运,青岛具有非常好的条件。我们在河南曾经积极推动郑州与青岛港合作,因为郑州、河南很多公司的进出口是在青岛港,我们非常希望青岛港能够在郑州搞海铁公联运的无水港。现在青岛港除了要做大自己的港口,要做好与铁路、空运、公路的多式联运,还要和内陆地区建立无水港,这实际上就是把那些地方的物流节点抓到手上了,做得好就能起很好的引导和支配作用。提升中欧班列的运行质量,需要实行必要的海铁甚至空海铁联运,最终找到一个效率最高、成本最低的解决方案,现在很多城市没有这种条件,青岛有这个条件。日本、韩国的货物可以海运过来,也可以空运过来,到青岛港下港,换成铁路,飞机加铁路、航运加铁路等等,配置一个速度和成本最优的方案,是完全可行的。现在郑州已经开始做了,郑州在做的过程中当中联系的就是青岛港,我们考虑把日本一些大宗物品用船运到青岛,青岛用铁路运到郑州上中欧班列。青岛如果使自己的铁路集装箱中心站成为一类口岸,这种中转在青岛就能完成,加个铅封就能在西部边境出关了。可以让物流集成商来做这件事情,在这方面我们可以开拓创新出很多组合来。

另外,利用青岛的交通优势和物流优势,怎么样为全国的市场和内陆城市的保税区提供仓储转换、补库、配套快速补货等服务,这方面市场也很大。海港城市的仓储能力和仓储转换的能力非常强,发展物流新业态当然需要创新金融服务,刚才黄奇帆市长讲了很多金融创新的思路和办法,我觉得应大胆去探索。

说到跨境电商这个话题,可以考虑这么几个方面。一个是发展面向全国和全球的B2B进出口业务,因为你有海运和保税仓的优势。另外一个是B2C或者B2B2C的模式,在这个发展上,我们可以考虑能不能在发展跨境电商B2C业务的时候,利用青岛的产业优势和自己交通条件的优势,将日韩等国的快消品加工生产线引到青岛的保税区内。举个例子,我们现在搞了跨境电商的B2C,大家都会网购,网购除了化妆品、奶粉这些东西以外,大量的是快消品,我感到非常吃惊的是,我们大量的网购产品是纸尿布、妇女卫生巾,日本的花王、王子等品牌的这些产品,完全可以在青岛的保税区内加工生产。这方面我在郑州也呼吁了很久。我们还可以来扩大一些出口,现在上合组织的一些国家需要中国的消费品,我们可以从上合组织的一些国家进口原料进行加工,配套双方银行搭桥担保的贷款,这就组合起了我们与上合组织成员国间的新供应链。

还有点时间,再粗略地谈一下技术创新和体制创新问题。

在技术创新上,我们一定要考虑到第四次工业革命的大背景,把利用好新一代数字技术、人工智能技术建设上合示范区当做重点来抓,努力打造出一个全面数字化、智慧化的新型示范区。具体来说有几件事:一是大力发展数字经济。发展人工智能、智慧物流、智慧制造等新业态。重庆开辟10平方公里,打造智能产业和城市的全新空间,青岛更能做得到。二是用人工智能技术和大数据分析上合组织国家及相关地方的市场、产业变动和运营情况。三是建立区域性、行业性强并互相兼容的工业互联网。四是抓好5G的应用,包括建设上合组织5G产业公共服务中心和创新中心,建立上合组织地方5G产业联盟,开发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5G产品,在示范区内培育5G产业新生态等。五是加强数据管理,做好数据资源的开发利用。六是建设与国家、产业、社会创新体系紧密对接的示范区创新管理平台等等。

关于体制创新方面,考虑有以下几点:一是在上合组织朋友圈内,可探索开展数字贸易的业务。数字经济的发展,必然会形成数字贸易,这个绕不过去。目前国内外对数字贸易的理解不一样,国际上一般谈的数字贸易是指数字产品的贸易,而我们很多人讲的是数字化的贸易。我们往往把一般贸易+互联网的B2B贸易谈成是“数字贸易”。当然数据的交流与贸易,有一个安全问题。欧洲、印度等对此就持保守态度。但我们是互联网大国,也是数据和对外投资大国,从长远看,我们要开发数据的价值,要挖掘这个资源金矿。这就可以在上合组织成员国,特别是地方经贸合作中探讨如何做这个事情。今年6月份在日本大阪举行的G20峰会上,中国签署了涉及促进数据在安全可靠前提下自由流动内容的“大阪宣言”。中美贸易摩擦中,这也是一对矛盾,正是因为既绕不过去又太复杂,我们才应该利用这个平台去探索做这件事。二是推进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地方间的通关便利化问题,这个事做得好,也有利于“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和实施。三是探讨解决跨境电商B2C出口的支付、结算和外汇回流问题。四是探索建立适用于上合成员国地方经贸合作的规划和标准,建立必要的评估和争端协调仲裁机制问题。五是探索建立跨境、跨区监管机制和监管互认、成果共享的政府服务体系。六是探索建立线上运行与线下场景相结合的新商业模式问题等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