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研究

《中原发展报告》——美国“301条款调查”对河南的影响有限 第19期(总53期)

信息来源: 作者: 发布日期: 2017-09-07

中原发展报告

中原发展研究院     2017年9月2日


美国“301条款调查”对河南的影响有限

【摘 要】2017年8月14日,美国总统特普朗签署行政备忘录,依据美国《1974年贸易改革法》启动美国针对所谓“中国不公平贸易行为”的调查。该事件引起国内对中美之间爆发贸易战及对中国经济产生负面影响的担忧,笔者认为,无须过分担忧中美之间会发生贸易战及对中国经济的负面影响,对河南的影响则更为有限。

一、何谓“301条款”?

按照美国1974年贸易法的第301条款,总统能够单方面实施关税或其它贸易限制,以保护本国产业免受其他国家“不公平贸易做法”的损害,例如,违反贸易协定或者增加美国企业负担的“差别对待”等行为。此次特朗普政府启动对中国的“301条款”调查主要包括两个方面,其一,“中国国家政策会让中国盗取美国的知识产权,并从中获得了巨大的利润”;其二“中国胁迫美国企业进行技术转移”。从中可以看出特朗普政府的调查主要强调在保护美国企业的知识产权方面。

二、特朗普政府启动对中国“301条款调查”的原因

特朗普在大选中的重要口号在于“美国优先”,而重要诉求之一在于强迫对美国存在巨大顺差的贸易伙伴结束“不公平贸易”,从而为美国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这一承诺主要用于取悦美国受教育水平较低、收入较低的白人男性选民。自特朗普上台以来,其支持率不断下降,而兑现其竞选承诺成为挽回支持率的重要内容。中国作为对美贸易最大顺差国,必然成为特朗普政府在贸易政策方面首要的攻击对象。

三、启动对中国的“301条款调查”对美国意义不大

中美贸易的巨大逆差长期存在。在2016年美国大选阶段,特朗普竞选班子将其原因归结于中国是“汇率操纵国”,通过刻意压低人民币汇率取得了竞争优势。特朗普承诺上台后要将中国列入“汇率操纵国”并实施贸易制裁,但实际上自2016年以来,中国央行的操作方向是维持人民币汇率,而非压低。特朗普政府以“汇率操纵国”指责中国实施不公平贸易无异于南辕北辙。

当前,特朗普政府则将中美贸易逆差归因于中国盗取美国企业的知识产权及中国的产业政策强迫美国企业转移技术。这一指责更像是为其贸易政策寻找借口。即使中国加强了知识产权保护,放松了产业政策方面对转让技术的要求,并更为积极的打击假冒商品,也很难增进美国的非农就业。其根本原因在于中国对美国的出口结构与美国自身的经济结构并非竞争关系,而是互补关系。贸易保护主义可能会限制中国的出口,但惠及的对象将会是美国其它的贸易伙伴,如墨西哥、东盟等,而非美国自己的产业。

虽然美国实施贸易保护在一定程度上减轻了与受影响进口品直接竞争的行业和工人的压力,但关税会造成外汇市场上本币升值,从而可能减少GDP和就业,最终会使贸易逆差恶化。根据IMF的全球综合货币与财政模型,美国实施贸易保护主义的政策,即使不导致贸易战,也会因汇率压力而抑制美国GDP及就业。传统观点认为中美贸易降低了美国制造业就业,但是近年来的数据显示,中美贸易总额与美国非农就业呈正比,相关系数为12.39%;中美贸易促进了美国的非农就业。

因此,特朗普政府启动“301条款调查”的主要目的更像是取悦民粹主义的支持者,而非具有真正诉求。

四、“301”调查不会导致中美贸易战

美国历史上曾对中国动用五次“301条款调查”,但历次调查的最终结果均未导致大规模的贸易战。其中三次调查根据“特别301条款”对中国知识产权实施“特别301条款调查”。分别发生在1991年4月、1994年6月以及1996年4月。最终这三次关于知识产权的调查都以中美和解结束。除了知识产权调查外,1991年10月还对中国发起了市场准入的“301条款调查”,为期12个月,主要针对中国对美国商品进入中国市场设置不公平壁垒问题,在1992年谈判达成协议。以上四次调查发生在中国加入WTO之前,由于当时中国与美国之间缺乏国际间多边贸易谈判和仲裁机制,另外,中国在改革开放早期对知识产权的保护确有很大的不足,因此导致的“301条款调查”较多且较频繁。但最终也随着中国不断加强知识产权的保护,这类问题得到逐步解决。随着中国加入WTO,中美贸易争端的仲裁更多地利用了WTO的机制,从而导致“301条款调查”较少出现。此前仅在2010年10月,美国针对中国清洁能源政策措施启动“301条款调查”,最终通过谈判也达成了和解。

通过回顾历次美国对中国的“301条款调查”案例可以发现,历次调查结果几乎都是通过与美国的贸易谈判最终和解,发生贸易战的机率非常小。当然也应当看到,历次谈判也促进了中国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重大进展,特别是影视、音乐作品的版权保护、药品的专利保护等方面,中国较改革开放早期已经有了巨大的进步。这不仅合乎美方的利益,也符合中国市场经济建设的长远利益。

英国《金融时报》援引消息来源报道:面对此次“301条款调查”,中方提议进一步削减中国钢铁产能,到2022年将过剩钢铁产能削减1.50亿吨。此提议得到了特朗普政府的一些高级顾问的支持,但被特朗普拒绝。笔者判断,特朗普的拒绝反映应当是其谈判的策略,试图谋求更大的利益,而最终中美之间会通过谈判解决此次贸易争端,但在短期内对国内钢铁行业会有不利影响。

通常金融市场,特别是债券市场对全局性政策的敏感性最高。目前中美两国的债市均比较稳定,中美10年期国债利率差维持在140个基点高位不变,并未对此次“301条款调查”有多少反映。货币市场对此次调查不敏感,说明此次调查不会产生全局性影响。

五、中美双方的谈判重点及对河南经济的影响

回顾中美历次贸易摩擦,中美双方的和解并不以牺牲中国的根本利益为前提。无论是知识产权的保护还是汇率生成机制的改革,固然合乎美方意愿,但这也是中国建设市场经济过程中的必经之路,合乎中国的长远利益。更为重要的是,历次和解也均未在短期内对中国经济产生较明显的波动和影响。此次中美贸易摩擦的谈判结果,有可能会进一步加强中国在知识产权保护方面的进步,以及进一步的开放市场。在此方面中美双方达成协议的困难并不太大。最有可能发生重大诉求差异的地方在于高附加值的制造业和工业制成品的市场准入以及生产性服务业的进一步开放问题,特别是《中国制造2025》战略中所涉及到的诸多领域。另外,美方可能要求中国进一步开放信息服务业市场、金融服务业市场。

根据河南省商务厅的统计数据,2016年河南对外贸易已经跻身全国十强,河南省货物贸易额达到4714.7亿元,其中出口2835.3亿元,首次跨入全国外贸十强行列。此次特朗普政府对中国进行的“301条款调查”,是否会对河南增长势头不错的对外贸易产生影响成为河南省委省政府、工商界和学界关心的要点。从河南对美贸易的结构来看,最为主要的成份是加工贸易,主要是由富士康完成,其产品主要是属于电子信息产业中的手机。但富士康是一家单纯的加工贸易企业,其业务不谋求自有品牌,也不谋求知识产权转让,并不会涉及到此次美方的“特别301条款”。因而,应当不会对富士康的加工贸易产生影响。即使考虑到富士康新增的液晶面板业务,其相关知识产权和品牌的取得也是通过收购日本企业所来,因此也应该不会受到此次调查的影响。

尽管特朗普政府一直致力于高端产品制造业向美国转移,但是这种产业政策的实施并不过分依赖贸易壁垒。从特朗普政府意图实施报复性关税的清单来看,中国首当其冲可能遭受报复性关税的产品应当是钢铁。这与当年美国对日本汽车产业的制裁,从而导致更多日本汽车产业赴美投资的情形完全不同。特朗普政府报复性关税的目标产业与美国试图引进的高端产品制造业并不相同,即使某些高端产品制造业流向美国,也与此次调查没有多少关联。富士康在美国投资的主要原因在于中美之间劳动价格差异已经不太大(经劳动生产率调整后)。

河南的经济结构较少涉及到对美方知识产权侵权问题。但是应当看到,虽然此次“301条款调查”主要针对出口半导体、医疗设备、电子行业、电动车、智能制造及通讯工具,但中美双方谈判和妥协的一些领域可能与河南省的工业结构重心有关。河南的基础性产业比重较大,而平衡贸易的重要方面在于中方可能要进一步限制过剩产能,可能会对河南的钢铁等产业产生一定程度的影响,但影响的过程将是间接和长期的。河南在信息服务业和金融服务业方面的发展程度较低,此类市场的进一步开放可能在短期内对河南经济影响也不大。另外,此次调查不会在货币层面产生影响,因而不能从经济全局上产生影响。

(执笔:郑祖玄 审核:耿明斋 资料整理:邵阳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