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研究

李燕燕:世界是轮回的【系列随笔】(六)

信息来源: 暂无 作者: 暂无 发布日期: 2017-04-04

郑州大学教授、中原发展研究院特聘教授 李燕燕 系列读书笔记:

世界是轮回的(六)

4月1日,两则新闻着实让河南人兴奋不已,一是国家要设立雄安新区;二是河南自贸区挂牌成立。甚至有人认为雄安新区的成立,有望使郑州彻底超越武汉、西安。因为4月1日是愚人节,这一天不免看到任何消息本能地都会使自己冷静的想一想到底如何。

我们郑州之所以能获得十余项国家级战略,最大的比较优势当属郑州综合立体交通枢纽的区位优势了,但仅有综合性交通枢纽的“利器”,不足以肩负起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大任。国家中心城市承担全国性的功能,带动区域协调发展,形成经济发展新的增长节点。要将郑州建设成为国家中心城市,必须具备“带动区域协调发展”的能力,显然需要提升创新以及全球产业链竞争力。而创新能力和产业链竞争力恰恰是郑州及河南省的短板。

雄安新区的设立,正如当年深圳特区、上海浦东新区对全国人才的吸引。这次与深圳、上海不同的是,雄安新区被明确定位成首都副中心,是中国政府职能转移、央企职能转移和中央事业单位职能转移,意味着雄安新区更多的是分担首都部分职能,是行政功能的配置集聚,这样一来,会更加无疑地对高素质人才及高端产业有着极强的吸附力。

至于郑州能不能彻底超越武汉、西安,得看看郑州靠什么崛起,靠什么做大做强。20世纪90年代以来的数据,对河南省各地市城市集聚和城市经济密度进行考察,以各城市GDP占全省比重为指标,除郑州市占全省比重有较大幅度提升外,其他17个城市均未发现经济向城市明显的集聚,河南城市经济占全省的比重始终在30%左右,而同期全国城市经济比重已由不足40%,提升至60%以上。河南省经济活动没有向城市集聚,而主要分布在县及县以下区域。之所以呈现这种分散状态,关键在于河南省的主导产业或者资源型或者属产业链下端。河南已经连续几年增速落到中部其他省份后面了。

我们再来看雄安新区涉及到的雄县、安新、容城三县离北京都在100公里左右,2016年三县GDP之和大约只有200亿元,相比上海旁边的昆山高达3200亿元,昆山的零头相当于这三县之和,也是大家通常说的“环京津贫困带”。所以,设立雄安新区,对于集中疏解北京非首都功能,探索人口经济密集地区优化开发新模式,调整优化京津冀城市布局和空间结构,培育创新驱动发展新引擎,破解“环京津贫困带”具有重大现实意义和深远历史意义。

国家给了河南很多“金字招牌”,这些“金字招牌”不是让天天喊口号用的,也不是没有边际的说着我们大郑州如何如何,如果不抓紧时间,用“时间换空间”,雄安新区的设立,使得河南直接面临替代河北成为毗邻省份,是否也会成为大树底下不长草,成为“环雄安贫困带”。雄安新区的设立,对郑州及河南来讲,可谓迎来的是更多的挑战和紧迫性,留给河南的时间很紧迫,必须强力推动“以大枢纽带动大物流,以大物流带动大产业,以大产业带动城市群。强化产业集聚和综合服务功能,完善陆空衔接的现代综合运输体系,延伸面向周边区域的产业和服务链,带动区域产业集群发展”。如果河南特别是郑州还不能尽快形成自己的产业集群,也就只能充当驿站和物流中心了,如同改革开放初期挣的出口加工的辛苦费。

李燕燕写于2017年4月2日晚